包柚斧剽窃之小说《雌蝶影》_中国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首页「欢迎您」
首页 芙蓉楼 文学茶座
包柚斧剽窃之小说《雌蝶影》
2017-02-20 17:55 小君
  《雌蝶影》重印本

  《雌蝶影》小说,晚清初版时题“包柚斧著”。后来到了民国十年(1921),上海国学书室重印此书时,将作者题署改成了“江都李涵秋著”。这部小说的作者之谜这才揭开,原来是清末民初小说大家李涵秋所撰的一部作品。

  李涵秋(1874-1923),原名应漳,另署沁香阁主、韵花馆主。祖籍安徽庐州(今合肥),清太平天国时迁居扬州。李涵秋一生创作颇丰,就在他逝世前的两年之内,一方面身兼上海《时报》《小时报》和《快活》旬刊的主编,另一方面还为五家报刊撰写五部长篇小说,逐日连载,从不间断。1923年,他突发脑溢血而卒,年五十岁。

  上海国学书室重印本《雌蝶影》,书前一篇“重印缘起”,这样写道:“《雌蝶影》著作,原署非涵秋名也,众皆不知为涵秋所著。余于《广陵潮》序中,明之矣。兹承平等阁主人以版权见畀,用特重印,改署涵秋名,以存其真也。”落款为“须弥志”。须弥乃李涵秋知己钱芥尘。钱芥尘(1887-1969),原名家福,改署芥尘,号须弥、炯炯,前清秀才,浙江嘉兴人,创办过《警钟日报》、《大共和日报》、《神州日报》、《晶报》等报刊。

  这篇“重印缘起”中提到,此书是平等阁主人以版权转让,才得以再版重印的。这位平等阁主人,名叫狄葆贤,江苏溧阳人,字楚青,又字平子,斋名平等阁。擅诗文、书、画。家富收藏,精鉴别。曾与谭嗣同、唐才常交往,宣传变法维新。戊戌政变后,逃亡日本。后返回上海创办《时报》,又办《民报》,并任有正书局经理。著有《平等阁笔记》、《平等阁诗话》等。这部《雌蝶影》小说,是狄葆贤于光绪三十二年、三十三年(1906、1907)间刊印出版的。民国十年(1921),狄葆贤将此书的版权转让给了上海国学书室,由上海国学书室再版重印。

  此书共十九章。版权页标定价大洋肆角。发行所国学书室位于上海白克路三八八号,寄售处为上海新申报馆。

  这部小说讲述的是法国侦探榞谷与基培楠以及他们的子女恩怨情仇的故事。故事发生地在巴黎,以榞谷之子玉约和基培楠之女秾丽芬的复仇为主线,而以榞谷的暗中帮助为副线,情节曲折离奇,可读性颇强。

  这部小说刊行后,由于是讲述发生在巴黎的故事,当时不少人认为这是一部译作,翻译的是外国作品。国学书室重印此书时,在“重印缘起”中明确说到,这是一部创作小说非翻译小说,应该是可信的。晚清出自文人之手,演绎海外故事的小说颇多,《雌蝶影》仅仅只是其中一部。

  包柚斧何许人也?为什么李涵秋创作的小说,初版时会署“包柚斧”之名呢?包柚斧,名安保,江苏丹徒人,为人工心机,和李涵秋颇有交往。李涵秋《雌蝶影》一书完稿时,他在文坛尚籍籍无名。他想将书稿邮寄到上海投稿,但又害怕不会被录用,于是暂搁在一边。恰巧这时包柚斧前来拜访李涵秋,李涵秋于是以书稿相示,包柚斧读后爱不释手,谎称认识编辑,可以代为投稿。李涵秋轻信了包柚斧,将书稿交给了他。没想到包柚斧将作者署名换成了自己的名字,私自投稿到《时报》。狄葆贤不察,在刊行此书时,将作者名署为“包柚斧”。李涵秋获知此事后,找到包柚斧交涉。从此李涵秋鄙夷包柚斧为人,对他敬而远之了。像这样的文坛公案,在晚清尚不多见。

  有趣的是,此事发生后,一些学人不察,竟然将包柚斧视为李涵秋的笔名之一,更有甚者,包柚斧在其他报刊上发表的文章,只因为署了“包柚斧”之名,一律被人视为是剽窃之作,以为原稿系李涵秋所撰。这位包柚斧先生其实同样也是素以文才著称的,这次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徒留下一段文坛笑柄。

  出版于宣统三年(1911)的《小说月报》第二年第三期上,有一篇署名“侗生”的《小说丛话》,里面在提到《雌蝶影》小说时,颇有一些“春秋”笔法的味道:“《雌蝶影》,时报馆出版,前年悬赏所得者也。书中所叙事物,虽似迻译,然合全书省之,是书必为吾国人杜撰无疑。书中有一二处,颇碍于理,且结果过于美满,不免书生识见。惟末章收束处,能于水尽山穷之时,异峰忽现,新小说结局之佳,无过此者。友人言此书为李涵秋作,署包某名,另有他故。”

  ■文/叶泥

责任编辑:小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Baidu
sogou